ChinaJoy资讯

畅思广告加盟省广集团战略发布会 游久揭秘背后的故事

作者:月光 发表时间:2017-07-28

导读2017年7月26日,省广集团收购畅思广告战略发布会在上海博雅酒店成功举行。

  2017年7月26日,畅思广告加盟省广集团战略发布会在上海博雅酒店成功举行,发布会后,省广集团首席运营官、常务副总裁夏跃,省广集团大数据中心总经理汪浩,畅思广告首席执行官李健接受了游久网的采访,对于媒体关注的一些热点进行了解读。


李健 、夏跃、汪浩( 从左 至右)

  以下为采访实录:

  游久网: 您觉得中国广告行业目前的现状是怎么样?在这种大变革的前提下,我们未来的主要增长点在哪里?是不是跟原来一样是大的广告代理,或者说会有一些新的增长点?

  夏跃:广告这几年发生的变化确实是非常非常巨大的,很多东西我们说变化可能慢慢在发展,作为省广集团来讲,因为我们成立是最早的一家公司,1979年就成立了。但我们公司一直是不断在创新的。我们在去年100多亿的营收里面数字的业务已经占到30%,将近40%。今年超过40%是绝对的,一直不断在转型,在向数字领域转变。省广集团之前更多的是创意的优势,对市场的了解,这些更多的是我们经验优势和人才优势。到了2010年更多的往数据优势转变,更多的依赖数据,依赖技术。包括2010年上市以后,我们经历一系列公司内部外部的并购进行转变。应该讲未来的增长点,我们原来传统意义上认为的广告已经不存在了,纯粹地说做广告是做不下去的,现在我们定位是往营销传播集团转变,是这样的定位。我们看到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广告越来越少了,它的营销是越来越多了,这其实就是说是一个转型,我们现在要通过这种转型获取更多的营销的规模,参与到全营销的领域去,这一块的市场是非常大的,这也是我们的机会所在。

  游久网: 1979年到现在,我们服务的广告主有什么样的变化?它们的变化除了说广告主体的变化之外,广告主的需求怎样变化的?我们为这些需求做过哪些改变?比如说这次和畅思的并购是不是因为这种需求改变了,我们需要投入更多的东西进去?

  夏跃:其实我自己有一个说法,我们将近40年的历史,我觉得可能40年历史里面,我们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情是帮助中国企业在本土来创建品牌,这是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是帮助国际化的品牌在中国实现本土化,所以我们后面原来一开始服务的全是本土品牌,从小到大。比如说像蓝月亮,我们从1991年开始跟它合作到现在,完全是从零开始的,这个老板创业一直到现在,逐渐成为中国洗衣液高端的品牌。像海天酱油我们从1995年合作到现在,当时我们合作的时候整个营收一年不到5000万,现在已经是将近200多亿,帮助中国的企业创新做的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帮助国际化的品牌在中国实现本土化。像我们最早的诺基亚,诺基亚我们是从九十年代,我们就已经代理它在全中国的半壁江山,一半的广告是我们帮他代理的,帮助他怎么样在中国落地,包括后面一系列的合资品牌。像本田汽车,丰田汽车,东风日产,包括现代,现代都是进口的,汽车这个领域的这些品牌。现在我们认为比如说广本、广汽,我们都认为它是本土品牌,不认为它是国际品牌,慢慢来中国落地。

  我觉得第三个阶段是我们要做的事,如何在互联网时代创建品牌,刚才我们第一位朋友提的问题,我觉得也有点类似。这个营销环境完全真的变了,现在我们碎片化的时代,消费者分裂的很厉害。这个时代我们怎么样创建品牌,我们原来的那一套方式完全行不通了,就像畅思广告,他们在移动端,目前最大的移动端的广告平台,它在这一块的优势就凸显出来,所以我们一直在这方面做一些布局。当然这一次的合作,第三件事情现在开始,大致应该说目前都是大家所面临的这样的营销环境,这个环境是要从移动端,从碎片化的环境里面怎么样来打造这个品牌,这个就是比以往难度要大多了,这个要借助技术,借助于大数据中心。为什么我们在去年制定的战略是大数据驱动全营销,也是基于这样的环境。


  李健:可能因为我们专门做移动端,往新媒体方向。所以我们看到的感觉变化还是挺大的,实际上以前我们在十几二十年前你投放广告基本上就是电视,那时候你要想去创建一个品牌,或者说做一个大的营销事件你就投电视广告就可以了。实际上现在的年轻人,用户行为的变化,现在年轻人大部分就在手机上,我们前年做过自己觉得非常牛的案例,我们当时是通过微信朋友圈的红包做活动,那个时候是2012年、2013年过年的时候,那个时候红包刚刚兴起,我们当时做到什么程度呢?我们当时做到每秒进来20个用户,其实你可以算一下,那个时候我们做活动当时的影响力有多大,每秒钟进来20个用户,一分钟60秒,一个小时3600秒,你算一下当时我们的活动找了多少人。现在用户的关注点不一样,更多的关注在手机上,更多关注的时间是在朋友圈上,实际上现在的营销跟以前的营销方式产生比较大的变化。可能大家跟省广的高层接触的比较少一点,我们接触下来省广的这些高层董事长夏总年纪比我们大很多。实际上他们的思维方式非常超前,他们非常的知道说新技术、新的趋势是推动后面这些变革的一些核心动力。所以说集团的领导们就非常愿意接触一些新的事物,愿意让年轻人发挥。比如说我们大数据中心的汪浩是总经理,但是他的年纪是非常年轻的,领导们愿意去发觉和培养新的广告形式和新的营销的玩法,所以我觉得为什么省广都40年了,现在还是保持第一大的身份,其实在这些方面,真的是做的非常好。作为一个领导,可能你不需要知道自己这个朋友圈怎么发更炫酷、更好看,但领导们肯定知道我得利用好把朋友圈发好的人,所以这些是省广收购我们的目的,或者说省广现在在做的一些事情。

  游久网: 畅思现在目前的业务布局都有哪些,未来会有哪些调整?现在已经被省广收购,未来有哪些调整?

  李健:刚才就已经简单说过了,我们是专注在移动端的营销的领域,专注在新媒体上,这是我们自己专注的方向。公司其实人数也不是太多,现在有160多个人。我们所有人做的所有事情都集中在这个领域,这个是我们比较坚持的部分。在这个领域你再往下细分,实际上我们做的事情就比较多了,首先我们起步于游戏行业,我们最早开始做的时候百分之百的收入全部来自于游戏客户,最早的时候在两个细分领域,一个是游戏,另外一个是iOS平台,因为当时只有iOS平台广告相对比较成熟一点,所以当时是在2013年的时候,我们百分之百的收入来自于游戏和iOS平台。到发展两年之后,我们认为说实际上应用和电商的客户体量比游戏还要大。其实你随便看,只京东一家它的投放量可能就超过整个游戏行业了。所以我们在保持我们自己原有业务健康发展的基础上,我们去拓展新的业务,所以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又开拓了游戏和电商这个行业的客户。在开拓一年下来之后,我们在这部分的收入又起来了,实际上现在应用和电商的收入比我们游戏收入还要大。在接下来海外的布局和Android平台的布局,可以成为我们新的业务增长的方向,所以我们开始去拓展海外,拓展Android领域。现在是2017年过了半年的时间,我们半年的时间海外的收入已经过亿了,Android也有了几千万的收入。我们每年都会在巩固原有业务基础上拓展一些新的领域,这个是一个标准公司扩张的做法。只是说我们自己可能会想的比较清楚说我明年要坚持把原有型的业务做好,原有型的业务如果出问题,你盲目的扩张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压力。这次跟省广合并之后,我们其实也是希望借助集团的力量,因为集团在品牌广告上面的优势是非常非常明显的,我们希望集团原有的业务让原有集团做,我们做集团新的业务。举一个例子,我们刚才发布了试玩广告和ARSDK广告,就可以跟汽车客户谈,我们可以给你出这个方案,你可以在新媒体领域给我们增加一些额外的费用。我们希望说在省广现有客户的基础上,在新媒体和新的技术玩法上做新的增量,我们会在新的广告形式上拓展新的广告业务。

  游久网: 在被省广收购之后,刚刚也在大会上说到未来的试玩广告会被广告主越来越重视,越受欢迎。我想问一下在移动游戏这条线上,省广畅思是怎么样布局的?或者说对我们广告主是否有一定的优惠政策这一类的东西?

  李健:在一个新的广告形式出来之后呢,我们肯定会希望说新的广告形式去快速推向市场,快速让客户去尝试,所以我们在前期的新的产品在面向市场的时候,我们都会去给客户很多的优惠政策。包括你免费的试投,包括给你更高的折扣,我们都会去做。我们前期会培养客户,让客户去更容易接受新的事物。当这些产品和技术都跑的比较成熟之后,我们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优惠政策,也会大规模开展这个事情。新的广告形式可能是需要有一个客户接受和客户去尝试的阶段。

  游久网:省广收购 畅思基于哪些背景?里面有哪些磨合的点可以向我们介绍一下?

  汪浩:这个可能谈不上是说在收购前的故事吧,可能是收购之后,我们作为省广大数据这一块,我们应该是第一时间就找到畅思这边。就像今天我们在会上讲的,畅思它拥有的体量是非常大的,这一块我们就和它们在数据的整个层面,从数据介入层面,包括从数据的逻辑层面,包括数据的架构层面,我们就基本上在三天左右时间,跟咱们畅思这边几位技术的几位老大,像闭门会议一样我们集中讨论在硬件层面如何做成一体化,在软件层面如何做成一体化。这个也是我们和畅思能够这么快,现在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做我们应用层面的东西了,我们会给客户提供更多的数据性的应用和数据性的营销应用,这个也是基于我们在收购之后应该也和畅思这边碰了差不多有10次左右了,每次时间都会很长。因为这两家公司,就像之前李总这边也介绍的一样,畅思毕竟是一家技术型公司,省广之前一直是一个广告公司,这两家公司在基因上是有所不同的,但是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都希望通过技术更好驱动我们的营销,能把我们客户的板块做的更好,所以这个是使得我们在这么多次的碰撞里面,我们能够更好形成这样的协同,这可能是我们畅思和省广,加入省广大家庭之后,我们能够快速往前推出产品,推出服务的原因。


  游久网: 省广集团是什么时候开始在大数据行业进行布局的呢?本次的收购在整个布局的过程中是属于什么样的地位?未来在大数据行业有什么样的发展计划?此外还有省广集团在大数据领域如何才能确立自己领先地位?

  夏跃:所谓大数据,应该我们是最早重视市场调研的。我记得在九十年代初期,我们当时就引进了整合推广的理念。我记得当时我刚才讲的做第二件事情帮助国际品牌如何实现本土化的时候,他们对我们的评价就是说我们能够用数据说话,在之前我们的数据主要是第三方数据我觉得我们拥有最完整、最全面的第三方数据,这是在之前。到了我们上市以后,2010年。上市以后,我们更多的通过一系列的收购,包括收购了一系列的带有像畅思一样带有技术背景和数据背景的公司,做了这方面的布局。我们希望通过并购的公司能够解决我们营销遇到的问题,这是我们当时一个想法。我觉得这是第二阶段,第一阶段是我们全面采购市场上的第三方数据。第二个阶段通过收购,我们希望能够形成完整的产业链,能够为我们营销遇到的问题进行解答,我们是通过收购来做到的。到了第三个阶段,我们正式从公司层面确定大数据驱动全营销这样的战略,因为我们发现通过并购,它不能够全面和完整地解决我们营销遇到的问题,而需要我们自己,就是说在整个集团层面建立统一的平台,把我们所有公司的数据进行打通,同时我们要进行从软件到硬件一体化的建设,这样我们才能够开发更多的产品,来符合市场的要求,这是我们现在所进入的第二个阶段。我们汪浩也是在去年成为我们大数据中心的总经理。


  汪浩:补充夏总这边接着说,我们在大数据这边的想法,因为现在包括畅思加入我们这个体系里面,我们在数据上的布局,就像夏总说的,我们第一阶段是在做数据的购买。数据的购买永远不是可再生性的逻辑,我们希望说在整个集团层面能在之后的布局里面,包括我们大数据的布局里面,一个比较重要的点是公司带着技术和数据进来,这个数据是可循环性和可再生性的,因为现在任何一家做大数据公司,方法论也好,或者说模型也好都是相对比较成熟的。哪一家公司掌握了数据和数据源本身,真正是对这个行业有话语权的一家公司。我们在这个逻辑之下,我们开始像夏总说的我们到了第三个阶段,第三个阶段我们把公司旗下所有的部门也好,我们的职能部门也好,我们形成一个更大的数据平台。这个数据平台,其实是为我们所有的广告主要去贡献它更好的消费人群的界定。比如从畅思的角度出发,对一个人群的界定从某种程度而言更偏移动端,或者更偏游戏和电商领域的人群。但是我们有很多客户,他希望的人群是更加全面和更加体系化的,希望知道消费者不光是在游戏领域我每天玩什么,更需要知道每天出行去了哪,比如说每天购物买了什么东西。在这里面通过这些行为,我们会通过我们的数据逻辑揣测消费者的心理,从而帮我们的客户构建一个更好的营销的逻辑和营销体系。因为刚才我们也谈到省广已经在从广告公司转型为营销集团,我们所要做的事情营和销本身而言是一体化的,我们既为广告主塑造品牌,同时也帮广告主销售它的产品,销售产品最终的定位是定位在消费者身上,我们之后希望在数据层面上来说有更多不同维度的数据源去做接入,为我们的客户刻画出更好、更精准,直接触达消费者的体系,从而帮助他完成从品牌的塑造到消费的一体化的过程。

  游久网: 问一下现在媒体品牌一直在不停的变化,年轻的用户相比传统的平台,他们更喜欢像直播平台、微博还有今日头条新的传播的形式,我想问一下畅思广告如何看待这样的变化?以后还会有哪些趋势?

  李健:其实我觉得这个事情我们的看法比较务实一点,就是趋势不可挡。你不要想着说怎么样,既然用户的习惯在这里,趋势在这里,你就要去把握好趋势,看在这个趋势下怎么玩它。还是那句话,以前投放广告都是电视、平媒、报媒、杂志,都是这些。现在还要说我要去劝客户把更多的预算给这些媒体吗?那肯定不是。而是说现在既然用户的关注点和时间都在朋友圈上,实际上我们就要看我们怎么在朋友圈玩会玩的更好。大家的关注点可能在微博和直播上,我们就看我们自己怎么在微博和直播上能玩的更好,我们实际上在去年的时候,我们曾经培养过一个小团队去做网红的生意,那个尝试是失败的。但是这个我们不怕讲我们失败,是因为说我们真的是在不断地追新的趋势,在这个角度上来讲,我们觉得我们还是成功的,包括我们很多客户现在我们都会跟客户建议说你要去做直播平台,你要把直播平台当成一个重要的媒体去经营,它其实有的时候已经变成广告和运营结合的一种方式,而不仅仅是广告的方式,就像直播平台,直播平台的玩法绝对不是打广告,打广告的效果非常差。直播平台的玩法运营和广告结合的方式,实际上就像刚才我们的同事在会场里讲最不像广告的广告才是很牛逼的广告展示形式。我们讲直播平台买一个广告它在直播,下面放一个客户了LOGO或者图片我有一个什么车特别好,那特别难看。实际上玩法是我们讲比较简单的玩法,这个直播的直播主,他直播的时候不停地提,比如说我们推广一款游戏,不停的提这款游戏有多好。如果说你让他推荐化妆品品牌,你可能把化妆品很随意的放到自己的旁边,或者是说他带一个化妆品的赠品,就说提一下这个化妆品有多好,干脆你就做化妆品怎么使用,怎么给自己化妆的直播,这个都是新的广告形式与新的玩法。核心的是说我们不是说跟市场或者大势,或者跟用户习惯拧着干,而是适应它的玩法,找到广告和客户的营销怎么跟新的玩法和新的用户使用习惯结合的方式。

  游久网: 那我另外想问一下李总吧,你刚刚透露了咱们是今年上半年在出海这一块有一个亿的收入了,从行业来看,咱们在出海这块进入的还是相对晚一点,但是营收表现还是很不错,我想问一下您现在接触来看在出海业务这一块会有怎样的体会?

  李健:其实我们出海在去年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实际上你不可能说上来就有这么高的收入,我们实际上在去年就开始准备了,只不过今年开始尝试发力。所以说今年上半年的收入起来的比较快,其实还是一个发力的结果。你刚才的问题,我们是后进入的,我们做移动广告我们也是后进入的,我们做品牌广告,我们做游戏和电商广告我们也都是后进入的,实际上后进入的确会有它的问题,竞争会比较激烈,起步会比较吃力,这个都是我们遇到的问题。但是我们后进入,我们比较有信心的地方是说我们是以技术手段作为我们的切入点进入到这个领域,比如说我们做电商和应用推广的时候,电商和应用的推广我们从2016年才正式开始干。实际上说实话这个行业可能已经慢了,或者已经非常成熟和稳定了,为什么我们切进去之后我们还能分到一杯羹,我们是以技术的角度切入的。所以做海外也是一样,我们是希望我们以一个技术的角度切入营销的玩法,整个营销领域它不光有广告代理,它不光有炒作PR这些,营销手段会非常非常多,整个市场盘子也非常大。

  从我们的角度讲,我们就找到自己一个立足点就可以了,我们的立足点我们认为说从技术的角度切入就是我们自己的立足点。别的公司可能说发展海外先找一些媒体看,看怎么代理这些媒体的资源进行投放。我们在做海外的时候,我们第一件事情先到亚马逊云租了几件服务器,把亚马逊云几个服务器部署上去,因为有墙嘛,我们要看看亚马逊云的数据跟我们自己国内平台的数据怎么打通,我们看亚马逊云怎么接海外的各种ADX,这是我们的玩法,我们通过技术角度切入做这个事情。有一个什么好处呢?它对人员的消耗和成本相对低一点,另外一个好处,它可规模化复制,实际上你做这个生意,只要你让我看到一千块钱的利润,我就会非常嗨,因为什么呢?我就部署的一台服务器,而且这台服务器还没有跑满就挣了一千块钱,如果说我看到这个事情很好,我部署一百台服务器,它直接就做乘法,你用一台服务器跑十个程序,我们假设这么说的话,你实际上部署一百台服务器,把你的规模得到一千倍的放大,一千乘一千就是一百万的规模。技术的好处在于说可以无限制扩展,也不是说无限制,可以快速的规模化。所以我们做海外,我们用我们自己的定位和玩法,我们有一些定位并不是太强,我们一定要从我们强的和擅长的领域切进去。

  游久网: 刚才聊到AR广告这一块,实际上这种广告形式很多年前已经有了,那时候因为一些资源的问题或者硬件的问题并没有发展起来,您觉得现在AR广告已经成熟了吗?然后AR广告这种形式,您觉得在哪些领域或者哪些产品上推广的效果更好一些呢?

  李健:如果你只是讲故事、讲概念呢,你现在提AR有点LOW,因为有点晚了,实话实说。为什么我们现在讲?我们是一个很务实的团队,我们从来不讲虚的东西。我们在台上讲的那些东西,全部是我们可以实现的,我们受限于时间的原因,我们并没有给大家展示很多东西,我们讲我们自己DMP的产品,我们有一个实时在线的后台,我们能实时告诉你现在我们这个平台上今天跑了多少用户、多少个DAU,我们不是讲概念和讲故事的公司。为什么今天重点提AR呢,你看VR没讲,是因为VR我们觉得还差点意思,所以没讲。但是AR现在成熟了,为什么成熟了?这么说吧,为什么卡片机被淘汰了?是因为iPhone的照相能力太牛逼了,所以卡片机被淘汰了。AR为什么现在觉得可以拿出来讲了?是因为我们在今年6月份去美国参加苹果的全球开发者大会,苹果去讲它最新的系统功能的时候,他们提到说在秋天把AR的功能集成在系统底层,这个就很嗨了,一个傻子都可以做成AR的广告,我们为什么说现在重点提呢?苹果刚刚发布的这个广告离大规模应用有一段红利期,我们作为技术团队一定要先抢红利期,所以我们现在重点提这个事情。就是说它的环境成熟了,它的红利期是我们这种技术团队必须要抢的,所以我们重点去提它。三年之后再提AR真的就没人提了,因为三年之后的AR就跟你用iPhone的照相功能一样信手拈来,随随便便拍一下,不会有人说我这照相功能多好,象素是800万还是100万的,不会说这些东西了,已经变成信手拈来的东西了,我们是很务实的团队,我们提的东西一定是现在可以实现的。

  游久网: 现阶段广告主的注意点在哪里?跟过去会有怎样的差异?从技术应用层面,现在是不是更精准也更细分是目前的趋势?您这边具体有没有一些案例体现这个趋势的?

  汪浩:首先说广告主的着力点或者说他们现在的目光都已经集中在原来从整个做品牌的模式,慢慢去趋向精准。但不是说我们所谓精准就一定是精准性广告,而他们也希望现在通过整个营销模式构建一个自己独立的体系出来,这个体系是包含了它自己所有的用户,是自己的自有用户、潜在用户和泛潜在用户。这个时候就是说我们在技术体系和我们数据体系里面来说,这个精准的需求点就已经明确了。需求点明确之后,我们现在所需要帮客户解决的点,就是帮他建立一套这样的逻辑。一般来说我们的客户是C端的客户,是直接针对消费者的,所拥有的消费者的量是非常广阔的。我们现在帮客户把它自己这一套整体的逻辑给构建起来,从而去帮它找准自己的消费点和自己产品的卖点和营销的着力点,这个就是说现在客户整个需求点,其实从曾经我简单做一个品牌,或者说做一个在央视上投一个广告,或者在报纸上投一个广告,现在也变成更加泛化的行为,这个行为其实也是因为现在整个消费者所谓的碎片化。碎片化也取决于为什么我们跟畅思合作,就像刚刚李总也提到这一点,现在大势所趋,就是因为消费者在做碎片化,而且碎片化可能是不同的新型的渠道出现,可能现在是我们意识到是手机,可能是移动端,可能是AR、VR,可能以后会出现更多的全新性的模式,让更多的消费者的注意力在不断转移。消费者注意力转移的时候,我们的广告主,也就是我们的客户,他们的注意力也会随着消费者的注意力做转移,他希望知道的事情是我的客户的客户,我们的消费者,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想什么,我们其实就是在帮客户去构建这么一套体系,去帮他把自己的人群给圈住,从而在这个体系上去做它自己产品的迭代和它品牌的迭代。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Esther】

返回首页